《海角七号》票房告捷 片方称影片将角逐奥斯卡 azuo 2008-09-05
16:10:01来源:

    在电影《恋恋风尘》中,第一次听到恒春这个名字。现在因为新片《海角七号》,可能很多人都爱上了这个位于台湾最南面的美丽半岛。

9月2日,《海角七号》在台湾庆功,庆祝该片上映12天票房突破2000万台币。电影公司宣布《海》片将代表台湾角逐明年第8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恒春,台湾屏东县的一个小镇,因气候温煦、四季如春而得名,古名“琅峤”,在高山族语言中是台湾尾端的意思。

《海角七号》剧照。

    恒春是“春天的呐喊”举办地,这也是吸引魏德圣选择在此拍摄《海角七号》的原因之一。(从九五年四月开始,每年在垦丁举办的“春天的呐喊”音乐季,原旨是提倡本土原创音乐,如今随着“海洋音乐节”等新生户外音乐节的举办,“春呐”也渐渐失去它原有的味道。)片中一段关于“春呐”的台词:“…我们在地人有什么享受?有啦,跟着在台下吱吱叫,最大的福利就是捡垃圾。”

文新传媒9月5日讯
9月2日,《海角七号》在台湾庆功,庆祝该片上映12天票房突破2000万台币。这部由范逸臣和田中千绘主演的影片,在台湾电影一片不景气中杀出重围,电影公司上周四决定开破千万台币票房庆祝会,没想到才过一个周末,竟成了破两千万庆功会。会上电影公司宣布《海》片将代表台湾角逐明年第8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为了准备日本歌星(中孝介饰演)的演唱会,当地临时组建了一支由失意乐团主唱阿嘉、只会弹月琴的老邮差茂伯、修车行打工仔水娃、为唱诗班弹钢琴的小女孩大大、小米酒销售商马拉桑、以及交通警察劳马父子所组成的七人乐团,这支由老、中、青、少四代人组成的
“摇滚乐团”将在演唱会中做暖场表演,一段精彩的故事便由此展开…
乐队成员都是现实生活中草根人物的代表,这些角色生动、真实、自然,有趣,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有热闹。也是整部影片的一大特点。最喜欢月琴、口琴、口风琴、贝斯、小打、沙锤的组合,似乎可以嗅到海风湿咸的味道,婆娑的沙锤声,仿佛夜晚平静的海面上那摇曳的月光。

在《木乃伊3》、《蝙蝠侠前传:黑暗骑士》等大片云集的暑期档,以《海角七号》为代表的台湾本地小成本电影在大片的夹攻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之前的《态度》、《斗茶》、《飘浪青春》上映后都取得不错的票房成绩。

    音乐永远都和爱情紧紧联系在一起。片中的爱情分为过去、现在两条主线。魏德圣根据一条旧新闻,通过书信(日语)独白的方式,诉说六十年前“日侨返乡”背景下的一对异国恋人的离别。贯穿影片始末的七封情书在主题曲《1945》的衬托下,娓娓道出相思之苦,这是日本纯爱风格电影中常见的桥段。不久前看过一部关于“中日邦交”的纪录片,刚好提到了“日侨返乡”的历史事件,其中受访日本老人的一句话竟然和影片中的一句台词一模一样。“…弄不清是返乡还是离乡?…
”。而现实中阿嘉和友子的恋爱却处理的缺乏细腻、委婉,特别是两人的一夜情来得太过突然,从“撞死你”到“爱上你”只跨越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这是好莱坞式的激情,同充满诗情画意的七封信相比,这段爱情有点西式快餐的味道。具有象征意义的彩虹跨越海洋和时空,七封情书巧妙串联起两段异国的爱恋,六十年前的遗憾得以圆满,只是第二段爱情被导演西化了,虽然影片在结尾处极力煽情,让阿嘉的示爱一度成为舞台上的焦点,但从总体上看,对于这段爱情的处理仍是影片的一处败笔。

根据该片官方网站的消息,台北电影节首映结束的当天,侯孝贤在看完片后握着导演魏德圣的手说:太好了,我等台湾出现这样的电影,已经等了很久。他说这部电影有机会把台湾电影拉动起来。

    以音乐为主题,爱情做馅料,青春励志来调味,或许会拍出一部不错的电影,但是影片中七乐团成员、民意代表主席及跟班、大大的母亲、修车店老板娘一家等一干现实社会中的小人物的表演,从他们身上所体现出的台湾本土文化和社会问题,与观众产生的共鸣,才是影片获得巨大成功的关键。
“这面海水这么美,我们自己却看不到,到底是为什么…”(这是影片开始不久,代表的一句台词),祖祖辈辈与海相守,而今年轻人却都离乡外出打工,看着故乡一天天的变化,内心的酸楚也只有在地人才体会的到。

情书元素1 故事

    整部影片散发着浓浓的本土文化气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部反映原生态文化的电影。作为台湾最大的槟榔集散地,恒春人男女老少都有喜吃槟榔的习俗。片中自然不会少了这个元素,片中国外模特们拍的槟榔西施写真照,摩托车司机因为拾一个槟榔而引起的“血案”,应该都是导演的精心策划。友子在机场商店为团员们买的小礼物“琉璃珠”,这是当地原住民(排湾族)特有的手工艺品。而产自信义的客家米酒,也就是影片中多次出现“马拉桑”小米酒,则是一次成功的民族品牌营销。

七封情书连接60年时空

    从表演上看,男、女主角均表现平平,倒是众配角的表演十分抢眼。男一号阿嘉(范逸臣饰演)明明走的是流行组合路线,还要楞装摇滚愤青,看谁都不顺眼。拜托,现在台湾流行的是独立小清新。女一号友子(田中千绘饰演)外表青春可人,绝对符合角色要求,表演也算是中规中矩。只是在阿嘉家门口醉酒那场戏中,表现的好似一个地道的北方农妇嚎丧(潜台词:“哎呦,我的那个妈呀…555”)。两位主角都不是专业演员,我们还应宽容对待。众配角的表现尤以扮演代表主席的马如龙为佳,那段“打、砸、烧”的对白听似气话,更像是酒后真言,有无奈也有心酸,相信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对外强势的代表,连镇长也要让三分,在影片结尾的演唱会上,看到代表面露微笑,跟着音乐舞动的双手,不经意间流露出这个男人柔情的一面。此外,影片极其注重细节的表现,比如电梯间代表跟着节拍颠着脚尖,阿嘉起床时的前滚翻、大大欺负三胞胎等等,这些演员的小动作加上未经修饰的生活化对白,着实为影片增添了不少喜剧效果。

青春题材一直是台湾电影的强项。《海角七号》同样选择了最擅长的青春题材,但这次讲述的不是惯常的爱情故事。

    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这是一部带有“排中”政治色彩的影片,我只能说种这想法太狭隘了。事实上这部影片是很干净的,并没有涉及敏感的政治问题。暂不提沿用至今的地域名,多次出现在镜头中出现的恒春城门(阿嘉从台北回到恒春,还有载着友子和模特们的小巴士进入恒春时的西城门)是在恒春建城时修建的,当时城墙上每一块石材全部由大陆(福建)运来(城墙从西门开始修建,现存南门为古遗迹,其余三门为重新修缮),古老的城墙也成为了恒春当地著名的观光点。再说茂伯所弹奏的月琴,月琴是台湾歌仔戏的主要伴奏乐器,但并非台湾(du)有。月琴自晋代起在民间流行,约从唐代有了月琴之名,在京剧文戏中月琴和京胡、京二胡合称三大件。在我国云南、贵州等地戏曲中广为使用。可见,所谓“排中”的言论是何其荒谬。

《海角七号》的故事原由很简单,几年前导演魏德圣看见一个感人的新闻:一位邮差为了一封日据时代的信件,花了两年时间将信件送达当事人手里。魏德圣心想:若这是一封情书该有多浪漫。于是,脑海里有了《海角七号》的雏形。

    影片的原声音乐,除了主题音乐《1945》、宴结束时播放的那首日文女声歌曲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外,最喜欢这首由原住民歌手梁文音(饰演“信中的友子”)演唱的片尾曲《风光明媚》,一首简单的民谣小品,轻描淡写的几句歌词便勾勒出一幅迷人的小镇风情画。在百度中搜索恒春,查到最多的信息都是关于地震和台风的,如此美丽的地方也有它的残缺,如同这部影片,我们也要“试着欣赏这不完美的美”。(文贝鲁尼卡
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角七号》挑战了台湾电影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的跨时空音乐爱情电影,由七封情书连接六十年前和六十年后的两个故事。从没写过情书的导演魏德圣写该片剧本时亲自操刀一口气写了7封,每封信都打动片中关键角色林晓培,让她哭了又哭。

《风光明媚》

电影中几个活在不同角落的小人物各自怀抱音乐梦想:失意乐团主唱阿嘉、只会弹月琴的老邮差茂伯、在修车行当黑手的水蛙、唱诗班钢琴伴奏大大、小米酒制造商马拉桑以及交通警察劳马父子,这几个不相干的人,竟然要为了度假中心演唱会而组成乐团,并在三天后表演。阿嘉能否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阿嘉和演唱会公关友子的关系如何发展?那些跨越了六十年的七封情书能否送达当事人的手中?

那儿风光明媚
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温暖的阳光 湛蓝的海水
三两只慵懒土狗
赖在马路中间睡
那儿风光明媚 eh~ 那儿风光明媚

《海角七号》有趣的地方在于将这群人的各色生活串在一起,将两段横跨国界和时空的友子的恋情做了完美的对比与翻转。看过片的台湾观众说。

那儿风光明媚
唱不完的歌 嗑不完的音乐
啤酒香烟都不会醉
摇摆不停的Country Music
那儿风光明媚 eh~ 那儿风光明媚

情书元素2 音乐

既然如此你就该拋弃负累
大剌剌的享受 阳光下被晒伤的滋味
月有阴晴 潮起也有潮退
你也要试着 去欣赏 不完美的美
那儿风光明媚 eh~ 看你怎么去追
那儿风光明媚 eh~ 看你怎么体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