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愿,NANA 和 Sid and Nancy 连着看下来,越来越难过这一点是我始料未及的。

NANA在我心底的意义是不同的,相信在很多人心底也如此。对每一个NANA的漫迷来说,走过十年,是我们共同经历的无数个探索孤独、梦想、友情和爱的日子。

是抱着和大多数人一样好奇的心态(emmm是好奇吧)去看渣愿的,可能由于12话的动漫篇幅毕竟有限,人物的刻画在我心里来讲还不够丰满,但足够真实了。好像按照大家的评判标准(其实我内心世俗的那一部分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渣愿里的主要角色的确都“渣”。

图片 1

花火喜欢哥哥,把麦和绘子当成替代品,曾经一度试图把自己变成和茜一样可以玩弄别人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麦喜欢茜,喜欢的似乎就是她的可怕,把花火当成替代品,对青梅竹马最可也有利用成分,与学姐基本是纯粹的肉体关系;

【谨此:献给所有爱《NANA》的人】

茜的确可怕,她只爱自己,有趣的是对麦甚至其他人来说,这是她的魅力;

矢泽爱所描画的大崎娜娜的爱和孤独是完完全全的本能,在她与莲度过的大部分生活中,处于漫天白雪之中的寒冷冬季是这段生活的主色调。只有几个瞬间,例如莲第二次见到娜娜并决定让娜娜做乐队主唱时追出去,扯掉她的丝巾的时候;例如莲和娜娜在被午后暖阳洒满的地下室弹琴的时候;例如娜娜迸发出无可阻挡的音乐才华时……

哥哥爱茜,我相信是真的爱,可这种爱夹杂着不清不楚的恋母情结;

图片 2

绘子知道自己是替代品,但利用花火对自己的依赖,想要一步步让花火沉沦,禁锢在自己身边;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可把麦当做自己的王子,想把自己打造成他的公主,其实心底明白,麦不可能是她的王子,或者说,哪里有王子。

但是,这仅仅是几个瞬间。

你看,他们都有喜欢或者爱着的人,可是他们的感情又都不纯粹,夹杂着自己的幻想、寂寞、欲望、虚空。所以还蛮喜欢花火和麦在储物室(是储物室吧)靠着箱子聊天的那一段,记得花火说,这好像是他们第一次不靠肢体的接触来沟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娜娜的音乐才华是被莲发掘的,但娜娜的成长却不是莲一个人的功劳。当娜娜知道自己对于音乐的爱和执着的时候,她就想以独立的姿态站在莲的面前。

(另外渣愿的画风蛮好看的诶,就很想画花火来着~)

分离那天,火车开的一瞬间,娜娜从火车上跳下来,逼自己与莲分开。因为只有分离,她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一样活着,她穿着红裙,在皑皑白雪中,跪在地上哭泣。不知道多少人为了这一幕而心碎。

看完渣愿之后的难过,怎么说呢,如果能描述出一点点来,应该说是一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空虚的那一部分的难过,NANA让这种难过变得更糟糕了。

莲的离去也是痛苦的,伸夫追出去后,莲在火车靠窗的硬座上哭泣,泪水渗透手指滴落下来。

对NANA的感受必然不能很客观,因为有一些角色太喜欢了,那就索性从喜欢的角色谈起吧。

这种爱,是深刻的、绝望的。

图片 3

但是,他们都在绝望的窒息中挣扎着做独立的自己。

NANA中TRAPNEST乐队

图片 4

本城莲,这个角色是以 Sid
为原型的,不知道是不是矢泽爱对Sid有什么情结,她赋予了莲一个像极了 Sid
的外表。本来以为莲会是NANA里最滥情的一个人,到后来才发现,莲竟然是NANA里最专情的一个人。娜娜给他戴上的南京锁,他为娜娜留下的说好老去的时候两个人一起生活的那个仓库,他对离开
Blast 抹不去的愧疚,对 Trapnest
的守护,对蕾拉作为一名歌者和伙伴的珍视,对巧的信念始终坚定不移的相信。所以好喜欢好喜欢莲这个角色,喜欢到看他和娜娜分离的时候,眼泪止不住地掉,像有人扼住咽喉那样简直无法呼吸,又无力放声大哭。不是因为这个角色好看,所以想把他画在画册里留住的喜欢;也不是因为这个角色有魅力,所以多次YY想把他加入二次元老公团(我没有这种东西)的喜欢;也不是知道这个角色未来的命运就想帮他改写,像想拼命伸手拉住溺水者一样的那种喜欢;就是心疼,止不住地心疼,有多心疼就有多感谢动漫到烟花大会那里戛然而止,而没有之后莲因吸毒出车祸而死的情节。可是怎么办啊,莲这样的存在,这样的离场,也美得让人难过。你看啊,越纯粹的东西,果然消逝得得越快。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认真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内心,第二喜欢的角色还是给了一之濑巧。巧这个人除了外表和做事的明智果决,其他基本都是讨我厌的地方。巧自己说,他的生活90%以上都是工作,然后第二是女人。奈奈在第二里也只能排第二,第一是他和奈奈的女儿。巧真的是个工作狂,他考虑所有事情基本都是以工作为优先的,就算是和他羁绊很深的奈奈和蕾拉,我也没看到过她们优先过他的工作。巧这种非常人的决心让我很好奇,幸好的是矢泽爱塑造他塑造得很完整,让我窥到了他的整个成长背景。巧的暴戾,滥情与原生家庭的伤害有很大关系,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个不正常的父亲是无法养育出正常的儿子的,最好的例子就是我”。所以你看,他清醒,他果决,他喜欢奈奈也知道怎么做能得到她,他永远知道自己做什么是最明智的,但如果情绪不会崩溃的话,那不是在承受着越来越多的痛苦吗。对巧好感最高的时候莫过于他得知奈奈怀孕之后当机立断,关上房门立刻用奈奈的手机给伸打电话并表明他会认这个孩子(不管是不是他的)并承担全部责任,那对脆弱的奈奈来说是多大的宽慰和支持,那一刻还以为他是真的情感冲破理智的束缚了。后来明白,在得知奈奈怀孕之后那很短的时间内,他就掂量好了怎么做才是自己最想要的,所以他摊出了自己的全部筹码,而那是伸远远无法负担的。但是你看,他绝不是个胆小鬼,我甚至,好佩服他。

莲的原型是性手枪乐队的贝斯手Sid,作为他的原型,莲的结局当然也是悲剧的。但是,娜娜却显然不是依赖Sid活着的Nancy,娜娜多了一份独立,显然,矢泽爱对性手枪乐队里的Sid爱的很深,也有可能,她在主观上认为Sid最终悲剧的造成全部因为Nancy,包括他对于毒品的迷恋,和因为毒品所导致的一切悲剧。

图片 5

所以,矢泽爱在故事中展现了心中Nancy的样子,并且把Nancy剖解成两个独立的个体——依恋他人无法独立的小松奈奈,和个性独立追逐梦想冷寂独特的大崎娜娜。

娜娜

图片 6

对娜娜、奈奈、泰、真一、蕾拉(伸和直木的存在感在我这里有点弱)的喜欢就差不多是半斤八两了。泰本来是最有望超过巧成为第二喜欢的角色的,这个身上有着诸多讨我喜欢的东西的光头哇,真的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永远在为身边的人考虑,永远是能保护身边的人让他们依赖的那个,是个理智果决不输巧但比巧温暖太多的人,如果说希望结局改写(其实还没有结局呀),就希望为泰改写。真一和蕾拉是两个纯真的人,也是两个让我心疼得不得了的人。特别是知道5年后真一的长相变得酷似莲,想起他最初答应娜娜要超过莲,就心疼得不行。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 7

在小松奈奈身上,我获得了全新的对于性的认知——性的发生是不可能完全独立于爱之外的,至少在发生的那一刻,彼此之间是有爱的。但是,在不那么相爱的人发生性的本质是为了排解寂寞和害怕孤独,因为只有在双体交融的时候,身体的孤独感才能被填满。

娜娜想对奈奈说的话

拥抱是为了救赎一切本质上没有依靠的绝望而孤独的灵魂。

我越来越觉得“羁绊”是个很奇妙的词语,抛开角色的话,NANA里最喜欢的是娜娜和奈奈之间的羁绊。两个素不相识又性格爱好完全不同的人,因为生活在一起而成为了彼此生活里重要的支柱,竟然也让彼此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虽然不尽然是好的改变,NANA里似乎坏的更多,唉)。这种羁绊一方面在宽慰我,另一方面也让我有种“就算有了这种羁绊又能怎么样,娜娜她们也没能互相守护不是吗”的恐慌感。(这部分词穷,表现不出自己内心的全部想法)

NANA的主线很多,泰也是一条主线,他一直默默爱着娜娜,深刻的爱着她。虽然,在NANA的漫画中表达的不足够明显,但的确是这样的。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最了解娜娜的人,他懂娜娜所有情绪的转变。第一次觉得泰爱着娜娜的时候,是泰放弃一切来到东京的时候,他对娜娜说,他整天都很担心,睡不着觉。但是,他从未想过占有娜娜,因为娜娜在他心中太过圣洁美好,完全超越他本能的占有欲。他甚至是,唯一一个感觉到大崎娜娜可能爱上了小松奈奈,或者对小松奈奈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的人。

图片 8

图片 9

Sid 和Nancy 的吻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完全是因为NANA去看的 Sid and Nancy,虽然听过sex
pistols的音乐,但是并没了解过Sid。Nancy给Sid带上南京锁,Nancy说没有钥匙,娜娜给莲带上南京锁,钥匙在娜娜手里。Sid
and Nancy
是个性感的东西,看完之后我突然有点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娜娜所追求的是什么样的东西。这部电影的宣传标语好像叫love
kills,Sid 和 Nancy
在纽约街头接吻,身边漫天的垃圾雨飞舞,竟然美得奇异。那时我在想,会不会也是因为肮脏的东西里藏着纯粹,也被毁灭得很快。

其实这并不矛盾,因为大崎娜娜和小松奈奈本质上就是一个人——Nancy,她们爱着彼此,就好像爱着世界上的另一给自己。她们本就是不可分割的复杂人性的两个缩影。我猜想,这是矢泽爱在最初创造两个女孩人物的由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