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儒主义以及斯噶多主义对道德的坚持达到了一种令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他们认为道德是真理,任何有损道德的行为都应当摒弃,哪怕这种摒弃将出现原本只要通过对道德某些损益能够避免的可怖的结果。

说到电影中的“窥视”,最具有代表性的导演便是希区柯克。在希区柯克的电影中,“窥视”可以说是一个贯彻始终的重要主题。导演经常使用窥视者的视角来拍摄,他影片中的角色也往往是有窥视倾向的人。希区柯克以“窥视”作为主题的电影中,《后窗》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部影片。电影中的男主角杰夫是一名摄影师,报道各种新闻,拍摄各种名人,当他受伤之后,失去了活动能力,只能在自己家的阳台,窥视对面房子里邻居的生活。他见证了对面楼一扇扇窗户中上演的一场场好戏,通过偷窥别人的生活来度过自己的日子。影片独特的地方在于引发了观众对于“偷窥”在道德上的评价思考。偷窥当然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但当偷窥者发现了一桩谋杀案时,他的身份变成了罪行的目击者,也就是可以揭露丑恶的力量,这一行为仿佛变得变得不那么不道德了。另外,影片中的人物在自己家中窥视者对面人们的生活,就像坐在电影院里的观众窥视着银幕中人物们的生活一样。希区柯克影片中的这一类比被认为是《后窗》成为一部伟大电影的深刻性所在。

根据这样的理想和行为准则,孟子所主张的“嫂溺”从权,则没有一点价值,即是为了完整的道德,小叔子只能对“嫂溺于井”无能为力,尽管这行为造成了原本可以避免的人命损失,但对于维护道德的纯洁和完整它是有好处的。

从这样的例子来看,犬儒主义以及斯噶多主义甚至包括那些笼统的道德主义者们,用世俗的话来形容就是一根筋。

不过,同样在《孟子》里还有另外一句话:行一不义,杀一不辜,取天下而弗为也。这也是典型的道德主义,谁要是拘泥于这个标准,恐怕中国的历史不知要变成什么样了,不过,孟子又说:“此一时,彼一时也”,这又回到了“权”的理念,看来孟子的言论不仅是在个别单段有逻辑上的错误,在整个体系里也存在着理论矛盾呢。这是题外话。

《后窗》是希区柯克的一部电影,关于希区柯克已经有太多人说了,他的拍摄手法、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那些电影的花边新闻,无论在哪个有关电影的书籍或网站,都一抓一大把,不过我要讲的只是希区柯克对于道德的一些讨论,外加我的一点感想。

有人说希区柯克擅长于玩弄道德,并且热衷于玩弄道德,我认为有失偏颇了些,就说在《后窗》这部电影中,我并未看出来他在哪些地方玩弄了道德,相反,希区柯克给了我们一个有关道德的讨论。

我们都知道偷窥是不道德的,同样杀人也是不道德的,在纯粹道德主义上说,这两者之间并没有量上的不同,因为它们都是不道德,而不存在谁比谁不道德,如果有一个国家的法律是由纯粹道德主义者来制定,那么杀人者和偷窥者都应当处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