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六年前,我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不眠不休地看完了《NANA》,最后一集主题曲出来时大哭了一场。
连续不眠,眼里涩涩的,眼泪流下来,好像在滚烫的眼皮上煮酸辣方便面,又痛又痒。
十四岁的自己躲在精心编织的网里,不但自己动弹不得,往来的人也定格在即将靠近的一瞬间。有一个不愿见却每天都会碰面的人在我的世界里处处泼下洗不去的阴影,度日如年的每一天。纵然如今可以笑着说起,中了极其渺小的几率在街上以陌生的眼神交汇过一瞬,心里也再无波澜兴起,而那年留存在电脑里的无数个欲语泪先流、最终只剩下省略号的文档和头痛欲裂却阖不上眼的夜晚都是「我曾经想去死」的罪证。
被一部剧治愈和拯救说起来是很中二的事情吧。
“嘿,娜娜,我现在仍不断地叫唤你的名字,不管有多么的痛,我会持续下去直到你回应我为止,一遍又一遍。”
五十集目不转睛的注视,最后一刻决堤般的痛哭,已经说不清是在哭自己还是在哭nana里所有人的命运了。
那一天起,那个叫大崎娜娜的女人,也成了我的英雄。
隔着屏幕,我和奈奈一样,感受到了她手心的温度,和冷酷的外形完全不同的暖意。
2012年,冬天结束后,我的视线里坐了一个叫Licht的家伙。
渐渐默契起来,上课时躲着老师把纸条递到她手里,收到答复时会心一笑。
第二个冬天的圣诞节,我在学校里捡了一堆草叶,向一同住校的姑娘学习了叠信封,笨手笨脚地在信封上用枝叶粘出Licht几个字母,里面放了一首蹩脚的藏头诗,嵌着她的名字和圣诞快乐。
娜娜说,因为女性朋友很少,所以在对待奈奈时会不知所措,不知道普通朋友之间是如何相处的。
我也是那样,用拙劣的热情对待着这个忽然出现在我无比贫瘠的人生里的小芽。
奈奈和娜娜在列车上相遇时是二十岁,窗外大雪纷飞,两个人举着啤酒说起了话。
我和L被关到同一间我随时做着出逃的准备的牢狱里时,她刚刚过了十七岁生日。
那一天起,那个我很喜欢用奇怪的腔调喊她全名的小短腿女人,变成了我的奈奈。
那一天起,我开始和她通信,开始研究信封的不同折叠方式,开始学会用打印机倒着印图片,印很多很多个NANA的图案在信封上。
2016年的八月,隔着六十六公里(这个数字也是23333)的两个人又重温了《NANA》,之前住L家时有窝在一起断断续续看过一些,这次又重来了一次。
没有再哭,但还是有一阵一阵的要落雨的欲望。
看多少遍都觉得喜欢,一遍比一遍喜欢。
就好像给L写多少封信都仍有话要说一样。 2.
不知多少人把《NANA》当作百合番来看。
当年看时,百合远不如现在这样流行,所以压根没有觉得娜娜对奈奈的爱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即使娜娜为奈奈的事痛苦到呼吸困难,需要纸袋缓解痛感,她自己都说,「我果然是有问题的吧。」
娜娜叫她阿八的时候异常温柔,想要把可爱的阿八一辈子圈养在自家房子里。
“虽然你可能已经忘记了,可是,我真的曾经想过,建一座有花园的豪华房子,在看得见海的高台上,有最新式的厨房和地下录音室,在你房间的衣柜里,永远有最齐全的流行服饰,好让总是被男人弄哭的你,不论何时回来都能重展欢颜。”
娜娜作的约定,有没有实现都没有关系了。
因为对奈奈来说,这个狂妄又深情的约定太过珍贵,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即使说出同样的话,都远不如娜娜来得真诚。
恋爱体质的小松奈奈,总是陷入恋情无法自拔的傻女人小松奈奈,遇到了这个同名同岁、猫一样帅气又神秘的大崎娜娜。
“嘿,娜娜,还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情形吗?你晓得我生来,最信命运这类的东西了,所以我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你尽管笑吧……”
“这个满是错误的人生,如果能够重来一遍的话,娜娜想从那里重新开始呢?,我想从和娜娜邂逅的那个雪夜开始,只有娜娜不会消失。”
“娜娜,你知道吗,你就像一只野猫,活得高傲又自由,却背负着无法痊愈的伤口。粗线条的我,曾经认为这样很酷,却不知道那有多么的痛。”
奈奈相信是命运让那晚的风雪狂舞导致去往东京的列车延误的,就那样她摔在了娜娜的座位旁。
那个化着烟熏妆、涂着鲜红指甲油、一身太妹打扮的女生摘掉耳机,扶起她,用奇特的烟嗓问她:没事吧?
这个女人开始改变我和一般人一样持有的偏见。
我第一次知道化浓妆、穿黑色吊带背心、涂红色指甲油、抽烟、喝酒、纹身的女人也真的可以是好女人。
那句老是被拿来调侃讽刺的“我抽烟喝酒但我知道我是好女孩”用在娜娜身上,竟然是很合适的评价。
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切地问被吉他砸到的奈奈“没事吧?”。
啊,看起来和外表完全不一样。
那些做成标签的外在属性,开始被我一条一条从认知里撕掉了。
后来,L告诉我,她苦闷到开始抽烟,我没有丝毫讶异和情感的质变。
即使在母亲的传统教育里,所谓的「那种女孩」,是要离得越远越好的。
那又如何。 “不过很抱歉,阿八在我的故事中,绝对不会消失。”
大学运动会时,发讯息给L,告诉她我在女厕里遇到了一个和娜娜很像的女孩子。
比赛前去厕所,唯一空着的一间门锁是坏的。
窗边站着一个女孩子,短头发,穿得很酷,正在抽烟,她带着烟味走过来说:我帮你按着门。
善良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NANA》里的每一个人,都和看起来不太一样。
光头泰总是戴着墨镜,看起来成熟稳重,然而当娜娜按响他家门铃用哭腔叫他时,会慌乱地冲出去。
真一出场时笑起来稚嫩又阳光,然而年纪轻轻就出卖身体赚女人的钱,经历过地狱般的黑暗。
莲长了一张浪荡子的脸,却心甘情愿被娜娜的南京锁锁住。
巧那个出了名的花心男,在拜见奈奈父母时却能露出真正开心的笑脸。
一向不够勇敢的伸夫,却能在月圆之夜对奈奈说,“即使是逞强,我也一定要让你幸福。”
鲜活的面孔,鲜活的人生。 互相改变着对方,这种羁绊最是深刻。
就像娜娜说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了和莲一样的说话方式。 3.
第一遍看时,迷恋那个帅出天际的吉他手本城莲。 第二遍看时,喜欢泰胜过莲。
如果有来世,我宁愿当鱼,只有我跟莲两个人,畅游在小小的水族箱中。
六年后的我才明白,莲在娜娜心里留下的伤是跨不去的坎。
现在偶尔也后悔,没有莲的日子,偶尔会觉得都是在梦境.,特别是像这样下雪的晚上,在这寒冷的夜晚,谁可以温暖他呢?和莲分开了一年又9个月,第二年春天即将来临,在3月的20岁生日那天,.我给努力的自己买了一份生日礼物..到东京去的单程车票…手上的行李,.只有吉他和香烟就够了。
……
可是,莲却丢下我远去。在我心底的某个地方,也许从来没有原谅过他,就跟我无法原谅妈妈一样。
两年不见,复合只要一个吻。
可是娜娜自己也知道,两个人之间有填不满的缝隙了。
给L的信里,写了自己和某个人彻底决裂后又和好。
我对L说,其实我自己知道,看起来相安无事地相处着,心里的某处却绝不可能原谅了。
“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些碎片,把它们黏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破碎了的地方。”
——《Gone with the wind》 瑞特的这段话,那段时间我才真正体会到。
所谓阅历,也可以解释成,阅读过的东西,需要经历才能体悟吧。
娜娜的手臂上, 有一朵红色莲花的刺青, 这莲花到底代表什么,
那个时候,我当然是毫不知情。 ——奈奈 因为名字的缘故,对莲花一直情有独钟。
日语里读作Ren的莲,刺猬头,锋利的眉,额头几根刺发,脖子上挂着南京锁,嘴里叼着seven
stars的烟,耳朵上戴满金属耳环。
就是这样一个在冰冷的环境里长大的男人对娜娜说:
我最近变的真的很想杀了娜娜,那样的话,我便觉得娜娜会永远成为只属于我的东西。
生个孩子吧。 结婚吧。 那样不羁如风的男人说,结婚吧。
比起风流成性的巧竟对奈奈提起结婚的事,莲决定结婚,反而更让我震惊。
虽然明白他深爱着娜娜,却以为以他的个性,绝对不会结婚的。
2013年10月31日,花莲地震,波及温州,我拉起L从教室里跑出来,教学楼下的广场已经站
满了人。
本就对「花莲」的名字颇有好感,又因为杨牧和他的花莲灯塔更是喜欢。
那时L毫不慌张,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我说,诶,不怕吗。
她说,没什么感觉啊。 那时我就想起莲的话来。
“娜娜,如果那时候我真的杀了你呢?” “那我会在三途河边等着你。”
伸夫说,与其说是莲的出现拯救了孤独的娜娜,倒不如说,两个人互相救赎了。
莲的原型S-PISTOLS的吉他Sid对女友Nancy说过:
我的小女孩,你所有恐惧都逃不出我的双眼,拥你入我臂弯带来欣喜无限。
如果不能为你而活,人生对我毫无意义可言。
这一对朋克情侣双双死去时,Sid二十二岁,Nancy二十岁。
L在热恋时,也说要为恋人买一把南京锁。 这是一种危险的浪漫。
nana想把莲锁在身边,把阿八养在自家庭院里。
喜欢在上升为爱的一瞬间,变成了占有欲。 16岁的夏天,我换成抽SEVEN
STARS的香烟。因为莲抽这种牌子的。耳洞数目也增加到和他一样、穿同款式的靴子、睡在同一张床上、做着同样的梦。
——娜娜 孤儿之间的相爱,源于对各自生存状态的感同身受吧。
然而正是因为非常理解对方心里深不可测的黑洞,正是因为各自的人生没有几处温暖,才爱得无力。
即使紧紧相拥也无法填满的心。
在狭窄的猫脚浴缸里互相擦背,在风雪天两个人办完Live出来冷得缩在一起,从粉丝送的礼物里找出一条白围巾缠在一起。
2013年的深秋,我和L说,下了晚自习去走走吧。
风吹过来,冷到直打喷嚏,直接把脖子上的绿围巾解下来一半,缠在她脖子上。
温暖分你一半,纠缠也分你一半。 一人一个耳机,MP4里放着许哲佩的《疯子》。
别嫌弃我唱得难听啊。我说。 她笑。 刷牙我想哭 洗脸我想哭 走路我想哭
静止我想哭 出太阳我想哭 起风我想哭 听歌我想哭 看喜剧我想哭 有眼泪没眼泪
你觉得我疯了 我瞬间耳鸣 听不见你们说的 我疯言我疯语 眼泪让我瞎了
模糊我眼前世界 原来快乐要用悲伤换得
唱到“天摇地动,昏天暗地”时一口气上不去,把自己呛到了。
那一句“原来快乐要用悲伤换得”开始被我们挂在嘴边,写在信里。
反反复复体会的心情。 ……
娜娜第一次见莲,穿着火红的裙子,站在台下仰望着他。
外套底下,隐藏着火红的颜色,在雪中奔跑…….舞台上的那个男人,吸引了我的目光,完全无法移动。
那晚产生的情感,应该怎么形容才好呢?说是恋爱或是心动,太甜美了,不足以形容那种感觉,那是混合了嫉妒的一种羡慕,焦躁感,还有欲望。
——娜娜 分别的列车上,一个希望永远结束不了的拥抱以及吻。
重逢的时刻,本打算还了钥匙就走,却还是被那个久违的拥抱软化了心。
莲像个孩子一样的眼神。
娜娜说自己因为被母亲抛弃而不理解母性这种东西,可实际上她爱莲的时候,眼神就充满温柔的爱意。
围着围裙给莲熬只有他喜欢的咸得要死的味增汤的时候也很像母亲。
无论多么酷多么帅气的女人,系上围裙给恋人做饭的时候,背影都是如水般温柔。
猫女王变成猫保姆,口嫌体正直地说“话说我为什么要给你做味增汤啊,还是大半夜的”,傲娇的样子太可爱。
“分开生活是致命的,电话或是信件,都没有意义,不能紧紧拥抱,就毫无意义。”
2013年冬天结束的时候,我就离开了那个有L的学校。
一街之隔,总觉得隔着银河。 走之前的最后一夜,收到她的纸条。
今晚的时针/无一不指向了离别 努力用兴奋去抑制的悲伤一下子涌了出来。
之后的一年半,抽屉里装满了信和明信片。
放在传达室的信,母亲带来的水果,也要分一半装进去。
没有手机,仿佛回到古时,传达室就是我们的驿站,鸿雁飞来飞去,传递各自的声音。
永远记得某次收到信时,发现这家伙竟然粗神经到把我的英文名拼反了,总共三个字母都能拼错两个实在让我哭笑不得。
可是我非常喜欢那封信,因为她把y画成了一朵莲。
偶尔逮到空,把补不完的作业置之脑后,穿着显眼的校服躲到两个人喜欢的回音谷里。
就地坐着,蜷着腿,吃着寿司,扯七扯八,开心到要飙泪。
每次见面都跟牛郎织女似的,怎么试图弥补分别的时光都觉得有什么东西没有表达完整。
后来开始周末打电话。 那时我只会背三个人的电话号码,爹娘的,和她的。
一个人身处异地最苦闷无可说的时候,坐在地上给她打电话。
“阿八,你知道吗,从那以后,我无论跌倒几次都能再爬起来,因为有你一直看着我。

不管在怎样的人潮之中,不管你做何种的打扮,我都有自信找得到你。所以,不管是多么悲伤的日子,我都不会低着头走路,因为我在寻找的那个终点,就在她的手里。
疲倦到说不出话来时,就看看信,听听线那头的声音,慢慢的会好起来。
她说,不管怎样,你是我的英雄。把奈奈对娜娜说的话说给我听。
无论如何,我心中的英雄,始终只有娜娜一个而已。
和L相识第四年,感觉已经远远不止这么些天。
一起经历的、各自遭遇的事情数也数不清,多到记不清。
第四年的夏天看《NANA》,开始对那些把这个故事看作百合番的人嗤之以鼻。
会那样想,是因为还没有遇到一个用全部心意去对待的同性。
奈奈是娜娜的小宠物,娜娜是奈奈的神。
有那种,“要是对方是异性的话,一定会结婚”的感觉。
浓烈炽热,不输给任何爱情。 如果娜娜是男人的话,
我想我们的爱情一定可以一生一世 那个时候,我经常这么想。
可是,如果娜娜真是男人的话, 我们之间,一定不会有这么多愉快的回忆
因为爱情一定有痛苦的, 越是爱得深,痛苦也就越深 ——奈奈 4.
娜娜被母亲抛弃,真一母亲自杀、父亲对他漠不关心,巧父亲酒精中毒,泰和莲在同一家孤儿院长大。
《NANA》最治愈的地方在于,这些被世界残酷以待的孩子们,度过孤苦漫长的童年后,依然怀着温柔活着。
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可思议的温柔啊。
表现出极度缺爱的奈奈,反而是所有人里面家庭最正常最温暖的。
我遇见过的那个叫夜晚的男生,对周围人非常体贴,他却告诉我他是被放养长大的,父母在外工作几乎没有什么共处的日子。
人真是有趣的物种啊。
即使是无人灌溉的荒原也能靠着天然雨露自己开出奇迹的花来。
即使是繁花似锦的花园也会有可怜兮兮、营养不良的瘦小根茎。
曾经一度被冈崎真一吸引,那个火星打火机也一直想买(然而贵哭了)。
家里挂着一张他的巨大海报。
他总让我想起初中时看过的陈晨的《浮世德》里面当男妓的季岸。
想起来就有种心痛的感觉。看到真一也会这样。
小学时在我姐家看了仅售二十块的郭敬明盗版全集后就不再关注小四,最小说的东西也没怎么看,但是至今忘不了《浮世德》这本书。
曾经因为里面那个和弟弟之间有着残酷羁绊的池海翔胸中压抑。
也曾念念不忘那一句「你们的存在,如万丈青阳。」
如果蕾拉是真一的青阳,该有多好。
两人相差八岁,十六岁的真一却有着一种让人无力的沧桑感。
这孩子到底经历过什么。看到他难免会这样想。
乐队的成员也会被他偶尔流露的凄哀神情惊到。
想要花光蕾拉给的钱,买了木吉他,买了笔记本电脑,给蕾拉写长长的信。
故意落下土星打火机。 提到寿司时兴奋得像个小孩子,眼里冒星星。
他对怀孕的奈奈说,如果我是阿八生的就好了。
他把酒泼到用言语侮辱了奈奈的巧的脸上,踩着巧的签名板走出去。
看到他的眼神就觉得心里阵阵难受。
老看到评论里中伤奈奈,说她任性、贪婪、无知又轻浮。
可我和L都爱这个小女人。
如果真的那样不值得被爱,为何《NANA》里几乎所有人都愿意宠着她呢。
娜娜不必说了,已经宠到想要给她套上项圈养在家里了。
就连京助都自称为“爸爸”,想要看到可爱的奈奈穿婚纱的样子,总被淳子提醒“别太宠她了啊”。
是一个让人无法不摸摸她的头宠着她的女人啊。
“那时的我,曾经决定,我再也不想谈恋爱了。可是,不管受了多大的伤害与痛苦,仍然想再做一次梦,想真心去爱一个人,下次谈恋爱,找个冷漠一点的男人好了,找一个面对我任性的无理取闹,不会逐一放在心上,但至少在争吵后的隔日,会送我一朵花,跟我说爱我的那种男人。”
到东京半年,换了三个男人。 章司出轨,巧花心,伸夫输在了勇气和时机。
恋爱史丰富到一口气讲不完,容易心动,给一些爱就可以跟着对方走。
就是这样一个不断陷在恋爱里的女人,依然单纯得让人讨厌不起来。
巧说奈奈不做作,很可爱。
是呀,奈奈最可爱的地方就在于,她对每一个给予温暖的人都热烈回应,一点点温柔都要扑出去抓住。
也正是因为这样,为了男人,才二十岁就遍体鳞伤。
那个戴着婚戒仍然来找她的浅野崇成了她醉酒后提起前任们什么都无法说出口的伤。
很傻很天真。 然而这种全力以赴去恋爱的体质也是一种勇敢啊。
抱着即使会受伤也没关系的心情去爱,那些说奈奈太轻浮肤浅的人也很难做到这点吧。
因为奈奈是个恋爱起来就顾忌不了自己的傻姑娘,所以娜娜想要保护她,给她一个家,当她打开门时,对她说“欢迎回来”。
但是无论如何被伤害,如何痛苦,也还是想再做一次梦,从心底爱上一个人。
想打从心底直率的去爱某个人,就算不被对方所爱也没关系。我想去爱人,这是最简单的一件事。但为什么却会如此困难呢?
章司对奈奈说的:“现在想想,其实你的任性,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你要跟怎样的人走人生的道路,我不干涉,我只要温柔的守护,就算我没办法,打从心底去祝福。”
高三那年,L告诉我,她恋爱了。
对方是我相当熟悉的男生,所以我被这奇异的兜兜转转的缘分吓了一跳。
于是给她回了娜娜对奈奈说的那段话。 不干涉,只是守护。
是谁都无所谓,好男人坏男人都没关系,她喜欢就好。
这个世界最难的事莫过于在多变的世界里维持不变的关系。
后来发生了一连串意料之外的事。
好朋友和关系还算不错的男性朋友恋爱分手后,我除了统一战线外没有更好的安慰方式。
只要表现得—像平常一样就行了,就像不曾发生过什么事那样。阿八认为我会站在伸夫那边,彻底发挥我的正义感,对她火冒三丈,因为她似乎把我当成了正义的一方。可是,我要让她知道,所谓英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站在女主角这边。
我们的世界里人来人往。 从一起讨论《NANA》开始到现在发生了太多事。
只有《NANA》没有变。 5. 二十年来最爱的动画就是《NANA》。
不仅仅因为故事本身,更因为关于《NANA》的回忆里有很多关于Licht的部分。
千丝万缕,紧紧联系着。
漫画的结局太虐心,我一直当做自己不知道莲没能和娜娜结婚就死于吸毒后的幻象了。
动画也在悲伤中收束了。 所有人都在707等娜娜回来。
奈奈的孩子长大了,和她一样可爱,坐在泰的膝头问黑蝴蝶和凤尾蝶的区别。
娜娜 你现在仍然认为, 自己是个没有家乡的人吗? 窗边的那张桌子和椅子,
就像当时一样。 ——奈奈 和L有成对的草莓杯。 约定好总有一天要一起住在707。
约定好要和娜娜和奈奈一样,戴成对的结婚戒指。
约定好要去日本,看一场多摩川的花火大会。
(忽然想起来上个冬天住在她家时买的烟火还没有放完)
2016年,《NANA》播出第十年,我和L相遇第四年。
Vivienne,Pisutoruzu,Sevenstars,
加了牛奶的咖啡和放了草莓的蛋糕,还有莲花。 娜娜喜欢的东西,
一直都没有改变, ——奈奈 希望下一个四年的夏天,我们之间的东西也没有改变。
亲爱的阿八,人生有起有落,只要不放弃希望,黎明就一定会到来。
这碗散发着热气的浓浓的鸡汤,分你一半,一起喝吧。 喝完你洗碗噢:)

大崎娜娜和小松奈奈。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完全不同的家庭。完全不同的过去。完全不同的心情。
可是是相同年龄的女生,在同一个时间坐同一班列车去同一个地方。
而且,都是NANA。
这是一件值得干杯的事情。
这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eshe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A.小松 奈奈

哎娜娜,还记得我们的相遇吗?我是超级相信命运的人所以觉得这是命运的主宰,即便你会取笑我也没有关系。

刚来到东京的我,不知道能否顺利成为一个社会人,能否一直和章司维持恋爱关系,不安的事情一大堆。然而对于和娜娜一起生活,却丝毫没有一点不可思议或不安。那到底是为什么,还是无法言喻。

餐桌成为舞台,手机成为麦克风,下弦月成为聚光灯,这个世界上只有娜娜,可以施展这样的魔法。至今我仍深信不疑。

事到如今我就老实坦白吧。我对娜娜的憧憬,近乎恋爱。虽然还没有丝毫成长,但是在不可以一味天真的现实里,娜娜给了我最甜美的梦,仿佛无比幸福的初恋一样。

如果娜娜是男生,一定会是一场一生一世的恋爱。当时的我,经常这么想。然而,那样一定无法都是这样快乐的回忆。恋爱是伴随着伤害的。越是沉溺,就越是痛苦。

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好好爱谁,却奢望着被爱。我已经有娜娜了。只要有娜娜在,就不会寂寞。与其相比,恋爱又累又伤人,是消耗品。我需要的不是男朋友,而是守护我的骑士。

之后,希望等待娜娜的命运,是幸福的。那个夜晚,我反复地祈祷。那时,不知不觉牵起的手,其实,一直都想要紧握。

哎娜娜,实现梦想与获得幸福,为什么无法等同呢?我至今还不明白。

哎娜娜,如果我们是恋人的话,那应该是,拥抱就能填补的空隙吧。还是,谁都无法摆脱这样的寂寞呢?

并不是想要独占娜娜,只是想被娜娜所需要。

要怎么形容这个女生呢?一见钟情的强人,黏人而又温顺的麻烦鬼,认为治疗恋爱留下的伤的最好办法就是尽快投入新的恋爱。和章司分手,之后又放弃一定可以让自己幸福的伸夫,莫名其妙的选择了巧。
其实也没什么可以责怪的。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事情不那么逻辑。刚刚说完“大家都是女孩子,不会有奇怪的顾虑”,就对米沙的出现郁闷到大发雷霆的人。其实那一刻我想她该明白,不管是恋爱或是友情,只要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会有占有欲和嫉妒,实在是避不开的。
奈奈的样子,是我们最普通的样子。每个人最普通的样子。
我不算喜欢她吧。一味要求别人宠爱无法自立的家伙。丝毫不吸取教训继续疯狂恋爱的家伙。直至离开对娜娜逃避甚至到一言不发的家伙。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在我看来,她的确是个背叛者,black
stones的背叛者,娜娜的背叛者。
直到某一天,当她看到桥下血红的涂鸦“娜娜去死吧”之后,用白色喷涂掉那些痕迹,眼神坚定兼动作帅气。我终于可以原谅她的背叛,并相信她说过的话。

无论我和谁谈恋爱,对我来说,娜娜是我心目中唯一的英雄。

B.大崎 娜娜

没能够遵守约定,对不起呢。可能你已经忘记了。但我真的想要建一所有宽敞庭院的豪华房子,建在看得见大海的高地上,有着最新式的整体厨房和地下演奏室,你房间的衣橱里,永远放满最齐全的时髦衣服。好让总是被男人弄哭的你,无论多少次逃回这里,都能够重展笑颜。

你大概没有发觉吧。你的一举一动,像台风一样猛烈,扰乱着我的心情。我仿佛是,初次尝到恋爱滋味的少年。

阿八,我甚至想要给你套上项圈,绑在自己的脚踝上。害怕那样的自己,所以总是故意保持一点距离。现在仍然不善于交朋友。还是,有点害怕。

你和谁共度怎样的人生,只要你幸福,就足够了。打心底里那样去想。即使没能成为成功的人,还是希望你眼中映出的我,是温柔而坚强的。就像漫画中完美的英雄一样。

心里想要接受你的全部,我的器量,却好像这廉价的杯子一样狭小。然而,与失去一切的寂寞相比,渐渐产生裂痕的痛苦,还稍微好受一点。只是我太过脆弱了。不是你的错哦。

不该用手机。因为没有收到阿八的任何短信,而越来越认为她是个任性的女人,焦躁不安。
我并不想用,仅仅是通信工具的机械,来测试人与人的羁绊是否强韧。

那个时候,一味沉溺与恋爱中的你,或许和我一样,挣扎于无法满足的感受吧。如果是那样,原本无法理解你的心情,终于可以稍许了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