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青春
  如果给青春一个定义,我希望是那种惬意而矜持的冲动;
  如果给青春一个时限,我希望能到天长地久,披发白首;
  如果给青春一个距离,我希望是海角天涯,银河的尽头。
  想起来,我也曾经燃烧过我的青春,那些书笺,那些笔墨,那些键盘上闪烁过的文字,那些埋葬在风花雪月中的游戏人生。
  谁规定了人生的颜色?又有谁会在青春的白纸上替你泼墨涂研……
  总是有人说,上帝是公平的,如果他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一定会再给你开一扇窗。
  这是骗人的……
  就如同有的人青春可以在电子荧屏前闪过,而有的人青春却交给了垃圾箱中的一堆篝火。
  正因为如此,每个人才有选择自己青春色彩的权利,点燃面前的蜡烛,摇曳的烛光中,你能看到什么……
  我看到的是一道彩虹,一盏孤单,还有一曲G弦上的咏叹调……
  就像我最喜欢喝的那个名为『Kingsland』的葡萄酒一样,弹开瓶塞,淡淡如翡翠般绿色的液体就这样流淌过有着些许雾霾的细长瓶口,任由着丝丝凉气游荡在唇齿之间。
  酸涩,甜香,冰润,悲凉……
  这是我回忆中的青春,这也是我正在蹒跚的青春。
  它一直在这里,它……永远不会结束。

说起高中生活就会想到蔷薇色,说起蔷薇色就会想到高中生活。而对于《冰菓》的主人公折木奉太郎来说,蔷薇色的高中生活是只属于像死党福部里志这样活得潇洒自在的人的——参加社团、学园祭、恋爱,当然最重要的是准备升学。虽然从不承认自己的生活方式很消极,但折木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节能主义者。“不必要的事就不做,非做不可的事就尽快解决”是他的人生信条。
折木奉太郎的青春是灰色的。如果不是老姐那封来自印度的越洋信上“加入神山高中古典部吧”的指示,他或许不会邂逅人生中第一抹蔷薇色,也不会遇上节能主义的克星——千反田爱瑠。

  「高校生活と言えばバラ色、バラ色と言えば高校生活。」
  「いわゆる灰色を好む生徒と言うのもいろんじゃないか。まあ、それってずいぶん寂しい生き方だったと思うかな。」
  对于已然中年的我而言,当年的高校生活早已远去,想到的只有无尽的书本和无边的考试了吧。
  依稀记得,当年也有过那样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的有着浅浅酒窝的女孩子。
  那时候的校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青石板铺成长长坂道上,两个背着书包的身影在闪烁的路灯下被慢慢拉长。
  忘了跟她说过什么,也忘了那条道路究竟有多长多长。
  后来,她去了上海,我来到了北方。
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看到了她的孩子,也如同当年一般,穿着在路灯下些许泛黄的小小雨靴。
  灿烂的微笑着,仿佛倒映着我们的青春,和我们的当年。
  静谧的照片下,似乎还有哒哒的雨靴声,一直回响在我的心里。

ps.本文乃校刊投稿

终节 Little birds can remember
  見てください、折木さん。ここは私の場所です、水と土しかありません、人もどんどん老い疲れています。わたしはここを最高に美しいと思いません。可能性に満ちているとも思っていません。でも、折木さんに紹介したかったんです。
  不知道多少年以后,这一段如同早樱般淡粉色的告白会不会铭刻在每一个看完这部作品的人的心里。
  这只是一部讲述生活的作品,没有忽然从天而降的初号机,没有热血沸腾的少年男女,当然更不可能有章鱼般的外星人毁灭地球了。
  一个乡村城镇大户人家的蔷薇色少女,一个浑浑噩噩中度过了十六年的灰色少年。
  少女迎着拂面的春风,向着面前的单车男孩伸出了手。
  这一次,她不再是校园中的好奇小孩,她不再是一个没有人光顾的小小部长,现在,她是千反田家的女儿,是这片土地的往昔主人,同时也是一个满怀着未来憧憬的少女。
  同时,那个男孩,那个单车上的男孩却只能默默站在那里。他很想说些什么,在这一刻,他不再是推理的天才,也不再是灰色的少年,他仿佛是一个住在枯井底的青蛙,一下子面对着无垠的大海。
  这是怯懦么……
  亦或者,这只是春天即将到来前的那一丝丝迷惘罢了。

《冰菓》这部动画,没有三集掉头神展开,没有观众们喜闻乐见的杀必死,没有“贵圈真乱”的多角恋剧情,甚至作为一部推理剧连个杀人案都没有(死神小学生笑了),为何我对它如此着迷?那是因为,它就是青春,就是人间真实。欣赏着画面里神山高中古典部的种种有笑有泪的日常,我看到的不是折木奉太郎,不是千反田爱瑠,不是福部里志,不是伊原摩耶花,而是我们一个个正处于风华正茂之时的少年少女的鲜活缩影。我们终将明白,没有人的青春是灰色的——就如同折木想象中的被千反田的长发如藤蔓般缠绕住的场景,就如同初春刚至折木与千反田行走在漫天飞舞的花瓣中的场景,青春,就应该如同蔷薇一般绽放出最绚烂的色彩。

 

艺术与商业
由米泽穗信所著的《古典部》系列小说原作,一直处在一个不温不火的尴尬地位:说它是轻小说,却缺少能让众阿宅会心一笑的卖萌插图;说它是传统推理文学,却缺少命悬一线的紧张感和带入剧情中解谜的成就感。因此作者的写作热情并不高,十年来只完成了五卷的创作。
所幸的是,京都动画对本作品的改编异常出彩——不仅以高超的演出技巧在荧幕上完美重现了小说剧情并使观众不感到沉闷无聊,而且巧妙地突出了第一人称主角折木奉太郎的种种“节能型”萌要素:慵懒的语气、没干劲的死鱼眼、思考时用手指卷头发的小细节、天马行空的脑补幻想……难怪监督武本康弘说他的真爱就是折木奉太郎。除此之外,精致至极的作画、大牌的声优阵容、构思用心的角色私服设计、充满创意的片头片尾也是这部动画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冰菓》虽然在商业价值方面比不上《轻音少女》这种能够引发社会潮流的奇迹,但不失为一部艺术佳作。它对青春生活的美好刻画、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都是独一无二的。片头曲中展现出的折木心境的变化过程,足以概括正片的艺术表现手段。可惜,后《冰菓》时代的京都就开始急功近利,接连不断地推出纯粹为了堆砌卖点而创作的商业性原创动画,即使在商业作中算得上佳作,京都死忠们多少也有些遗憾。

  入夜来,见到了大约真的是天津2012年的第一场雪。
  其实,说是雪,也许更应该说,仅仅是一场冬夜里飘过的柳絮罢了。
  在已然雾起的车窗外,那些擦肩而过的夜车,雨雪中蹒跚前行的雨伞和行人,甚至还有那些依旧闪烁的霓虹都渐渐带上了朦胧的晕。
  窗外的雨夹着些许冰凌滴落在车窗上,随着寒风荡起不一样的涟漪。迷糊了车内的视线,直到雨刷器再一次把它们拭去。
  继续重复着这样的过程……
  车内的我们,大约还不能完全感受到车外的寒冷。顽皮的儿子只是不断地向后窗上哈上一口气,上面乱涂画一番,然后得意地看着他的作品慢慢淡去。
  这是我们的城市,这是我们的日常,这是我们的人生。
  春去秋来,我们数落着自己年少时的梦想,我们回味着年轻那一刻的辉煌,抓住了,或者放弃了……嘲笑过,或者悲伤过。
  如果上天给你再一次年轻的机会,如果你的青春可以再一次燃放,你希望,它会是什么颜色的呢?
  是如禾田一般的翠绿,亦或是如火一般热情的殷红,甚至,似海一般广阔的蔚蓝……
  再或者,只是淡淡的,淡淡的如烟一般的灰色……

凡人与天才
推理作品中总有一个智商略低于普通观众的“小丑”角色,比如毛利小五郎。配角之所以存在,自然是为了衬托出主角的智慧。福部里志便是这样一个活在折木奉太郎“神推理”阴影下的男二号。他是个不可不扣的推理迷,或者说“Holmesist”更为合适,自然不甘心屈居于折木之下;他对各种偏门冷僻的知识颇有一番了解,却又笑着说出“数据库是无法得出结论的”这种自暴自弃的话。
福部曾经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执着于很多事情。赢过,也开心过,但仅此而已。他一直都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就算努力得再多也比不上身边那些绝对的天才。比起失败后的挫折感,福部想要的更多是随心所欲的充实感,于是放弃了执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执着于‘不执著’”。
事实上,他在对待感情上也是“福部式”的逃避作风。与倒追自己的摩耶花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摩耶花真的很好,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孩了。”他对折木吐露道。而对于自己眼里“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他选择的回应却是逃避。如果福部顺从内心与摩耶花在一起的愿望,他就会重新变回那个执著于胜利的自己。这样勉强的感情,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伤害。
此外,《冰菓》中还有很多对于凡人和天才的思考。由于涉及到案件的真相,这里就不一一剧透了。

第四节 推理
  正巧在刚刚欣赏完这部作品的时候,同时也看完了一部历史蛮悠久的古典推理探案作品:本阵杀人事件。
  也许跟这样一部本格的推理探案作品一起欣赏,就可以深深体会到两者的区别了。
  假如你站在故宫的正中央,要你向往来的游客做一个介绍,你会怎样开始?
  横沟老舅一定是首先摊开地图,从紫禁城的位置开始侃侃而谈,何为天圆地方,何为则中立宫,何为前朝后寝。然后开始,大清门、天安门、端门、太和门……一路走将下来,抬头一望,耶~~天都黑了。
  米澤阿姨则只是拈花一笑,然后指向紫禁城楼上的那个灯笼,问道:你知道那个灯笼的来历么?随后,从康熙皇帝的小姨子介绍起,一直到光绪皇上的黄马褂。当西方最后的霞光掩映到云彩之下,你终于恍然大悟,这个灯笼啊,原来就是乾隆的舅舅送给了雍正的小叔子然后又转交给同治的大姨妈然后最后被光绪看上以后挂在这里的啊!原来,这诺大森然的紫禁城中有这么多传说和故事。
  久经金田一一、柯南们熏陶的宅们,大概早已经难以满足米澤阿姨这小家碧玉般的推理玩闹。好在,这些简单的推理只是起着剧情中的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用处,那就是提醒着大家,什么叫做生活,什么叫做青春,什么才是凡人。
  君不见,那些亭台楼阁,雕栏玉砌,早已随江山易主。只有城楼上的那盏烛光,依旧在黑暗中端详着那近在咫尺的温暖。

节能主义与“我很好奇”
“我很好奇!”大概折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这句千反田的标志性语言招架不住吧,哪怕是自小相识的伊原摩耶花的毒舌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冲击力。这位留着黑色长直发的豪农家大小姐,拥有一双仿佛能容纳下全世界的未解之谜的紫眸,好奇心max,活力max,热衷于折木所认为的“不必要的事”,真是一点儿也不节能呢。
没错,折木和千反田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头脑聪明却懒得浪费精力思考,一个有着无穷无尽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却欠缺一定的才能;一个思维方式比较理性,为人谦卑有礼,一个冲动冒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如果从互补的方面来说,他俩或许再也合适不过了吧。
折木奉太郎对千反田一定是一见钟情的吧——从第一句“我很好奇”开始,折木整个灰色的人生都被填满了艳丽的色彩。从千反田被锁活动室之谜到社刊《冰菓》之谜,从班级自制电影结局之谜到学园祭怪盗“十文字”之谜,折木的推理才能只有在千反田面前才会锋芒毕露。即便嘴上不承认,折木想必也是对蔷薇色的青春有所向往的吧。否则,按照折木的节能准则,他怎么可能愿意浪费口舌去为她解决身边一系列的谜团呢?
千反田爱瑠确实是个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女孩子呢。明明是大小姐却一点也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和她相处感受到的更多是她的亲切与温柔,连一向待人严苛的伊原摩耶花在千反田面前也能显现出女孩子的味道。她一方面作为古典部的部长能领导一个冷门社团仅有的四名成员开展各种(大多数与古典文学无关的)活动,另一方面也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着折木的节能主义信仰,对折木从信任与依赖转变为渐渐萌生的爱意。
“关于你所放弃的‘经营性的战略眼光’,我来替你掌握,如何?”他俩之间纠结的小情感以折木隐晦的告白收场,为酸甜的青春铺下了无限的可能性,让人回味无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