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小清新?
推理?
校园恋爱?
京阿尼的冰菓才没有这么可爱。

说起高中生活就会想到蔷薇色,说起蔷薇色就会想到高中生活。而对于《冰菓》的主人公折木奉太郎来说,蔷薇色的高中生活是只属于像死党福部里志这样活得潇洒自在的人的——参加社团、学园祭、恋爱,当然最重要的是准备升学。虽然从不承认自己的生活方式很消极,但折木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节能主义者。“不必要的事就不做,非做不可的事就尽快解决”是他的人生信条。
折木奉太郎的青春是灰色的。如果不是老姐那封来自印度的越洋信上“加入神山高中古典部吧”的指示,他或许不会邂逅人生中第一抹蔷薇色,也不会遇上节能主义的克星——千反田爱瑠。

见识过轻音部的软妹纸和SOS团的非人类们之后,京阿尼忽然要走小清新路线,这是搞毛!又不是key社催泪四部曲,看到封面上少年少女在樱花树下言笑晏晏,但是视频网站把它分类到了“推理/悬疑”,让我不得不浮现出了“莫非这是一部京阿尼版的金田一?”的念头。

节能主义与“我很好奇”
“我很好奇!”大概折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这句千反田的标志性语言招架不住吧,哪怕是自小相识的伊原摩耶花的毒舌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冲击力。这位留着黑色长直发的豪农家大小姐,拥有一双仿佛能容纳下全世界的未解之谜的紫眸,好奇心max,活力max,热衷于折木所认为的“不必要的事”,真是一点儿也不节能呢。
没错,折木和千反田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头脑聪明却懒得浪费精力思考,一个有着无穷无尽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却欠缺一定的才能;一个思维方式比较理性,为人谦卑有礼,一个冲动冒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如果从互补的方面来说,他俩或许再也合适不过了吧。
折木奉太郎对千反田一定是一见钟情的吧——从第一句“我很好奇”开始,折木整个灰色的人生都被填满了艳丽的色彩。从千反田被锁活动室之谜到社刊《冰菓》之谜,从班级自制电影结局之谜到学园祭怪盗“十文字”之谜,折木的推理才能只有在千反田面前才会锋芒毕露。即便嘴上不承认,折木想必也是对蔷薇色的青春有所向往的吧。否则,按照折木的节能准则,他怎么可能愿意浪费口舌去为她解决身边一系列的谜团呢?
千反田爱瑠确实是个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女孩子呢。明明是大小姐却一点也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和她相处感受到的更多是她的亲切与温柔,连一向待人严苛的伊原摩耶花在千反田面前也能显现出女孩子的味道。她一方面作为古典部的部长能领导一个冷门社团仅有的四名成员开展各种(大多数与古典文学无关的)活动,另一方面也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着折木的节能主义信仰,对折木从信任与依赖转变为渐渐萌生的爱意。
“关于你所放弃的‘经营性的战略眼光’,我来替你掌握,如何?”他俩之间纠结的小情感以折木隐晦的告白收场,为酸甜的青春铺下了无限的可能性,让人回味无穷。

事实证明我错的厉害,事实证明京阿尼之所以是京阿尼是因为他们从来不走寻常路。

凡人与天才
推理作品中总有一个智商略低于普通观众的“小丑”角色,比如毛利小五郎。配角之所以存在,自然是为了衬托出主角的智慧。福部里志便是这样一个活在折木奉太郎“神推理”阴影下的男二号。他是个不可不扣的推理迷,或者说“Holmesist”更为合适,自然不甘心屈居于折木之下;他对各种偏门冷僻的知识颇有一番了解,却又笑着说出“数据库是无法得出结论的”这种自暴自弃的话。
福部曾经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执着于很多事情。赢过,也开心过,但仅此而已。他一直都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就算努力得再多也比不上身边那些绝对的天才。比起失败后的挫折感,福部想要的更多是随心所欲的充实感,于是放弃了执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执着于‘不执著’”。
事实上,他在对待感情上也是“福部式”的逃避作风。与倒追自己的摩耶花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摩耶花真的很好,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孩了。”他对折木吐露道。而对于自己眼里“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他选择的回应却是逃避。如果福部顺从内心与摩耶花在一起的愿望,他就会重新变回那个执著于胜利的自己。这样勉强的感情,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伤害。
此外,《冰菓》中还有很多对于凡人和天才的思考。由于涉及到案件的真相,这里就不一一剧透了。

看完许多人都诟病的第一、二话,《冰菓》确实平淡得可以,几乎找不到一丝爆点,尽管路人们都顶着一张轻音脸,但是既看不到天然呆软妹又没有傲娇黑长直,难怪宅男们要退缩,要不然叫他们看什么去?节能少年与基友的吐槽吗?别以为听到新吧唧的吐槽就以为这里是《银魂》的片场啊。

艺术与商业
由米泽穗信所著的《古典部》系列小说原作,一直处在一个不温不火的尴尬地位:说它是轻小说,却缺少能让众阿宅会心一笑的卖萌插图;说它是传统推理文学,却缺少命悬一线的紧张感和带入剧情中解谜的成就感。因此作者的写作热情并不高,十年来只完成了五卷的创作。
所幸的是,京都动画对本作品的改编异常出彩——不仅以高超的演出技巧在荧幕上完美重现了小说剧情并使观众不感到沉闷无聊,而且巧妙地突出了第一人称主角折木奉太郎的种种“节能型”萌要素:慵懒的语气、没干劲的死鱼眼、思考时用手指卷头发的小细节、天马行空的脑补幻想……难怪监督武本康弘说他的真爱就是折木奉太郎。除此之外,精致至极的作画、大牌的声优阵容、构思用心的角色私服设计、充满创意的片头片尾也是这部动画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冰菓》虽然在商业价值方面比不上《轻音少女》这种能够引发社会潮流的奇迹,但不失为一部艺术佳作。它对青春生活的美好刻画、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都是独一无二的。片头曲中展现出的折木心境的变化过程,足以概括正片的艺术表现手段。可惜,后《冰菓》时代的京都就开始急功近利,接连不断地推出纯粹为了堆砌卖点而创作的商业性原创动画,即使在商业作中算得上佳作,京都死忠们多少也有些遗憾。

但是,但是!留下来的童鞋,如果你们熬到了第三话,恭喜你,除了千坂田的GEASS告白外,你还可以看到男主的外挂(大雾)。

《冰菓》这部动画,没有三集掉头神展开,没有观众们喜闻乐见的杀必死,没有“贵圈真乱”的多角恋剧情,甚至作为一部推理剧连个杀人案都没有(死神小学生笑了),为何我对它如此着迷?那是因为,它就是青春,就是人间真实。欣赏着画面里神山高中古典部的种种有笑有泪的日常,我看到的不是折木奉太郎,不是千反田爱瑠,不是福部里志,不是伊原摩耶花,而是我们一个个正处于风华正茂之时的少年少女的鲜活缩影。我们终将明白,没有人的青春是灰色的——就如同折木想象中的被千反田的长发如藤蔓般缠绕住的场景,就如同初春刚至折木与千反田行走在漫天飞舞的花瓣中的场景,青春,就应该如同蔷薇一般绽放出最绚烂的色彩。

终于有点推理剧的样子了啊,千坂田的失踪伯父,古典部的文集《冰菓》,会不会牵扯出一件多年以前的命案呢?(画外音:你还真以为是金田一啊)

ps.本文乃校刊投稿

在寻找《冰菓》期刊的过程中,摩耶花MM作为古典部并且是封面人物中的一员隆重登场了。喂喂,你和福部折木怎么啦,怎么那么像三角关系呢!

尽管最后还是让古典部众人解开了千坂田伯父的《冰菓》之谜,可是那沉重的意义,却叫人轻松不起来。原来KANYA祭的缘由并不如期盼着它的学生那么纯真愉快,原来在父亲们活着的久远时代,会有人将节日一般的文化祭发展成骚乱,而千坂田的伯父关谷纯,则是一位牺牲者,就如被众多同类送到野狗嘴边的兔子,只能连悲鸣也发不出来地活生生的成为祭品。冰菓并不是雪糕的意思,而是“I
scream”,尖叫。他们所见到的美好的高中生活,曾经是以牺牲了一名无辜之人的高中生活为代价所换取的。

生活或许并非全是灰色或者蔷薇色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