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先看了《僵尸肖恩》,然后再看《热血警探》的。
至今仍对《僵尸肖恩》念念不忘。从没有想过一部恐怖片会让自己产生共鸣,或许这世界上还是普通人居多吧。29了还是小职员一个的肖恩,成天只知道玩游戏和吃零食的Edie,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太多的自己。于是很高兴的看着他们在僵尸的世界中横冲直撞,享受着片中不时出现的英式幽默,最后只在肖恩开枪打死已变成僵尸的母亲,和受伤的Edie独自留在地下室时难过了一下。电影最后,看到肖恩和变成僵尸的Edie一起打游戏,心里舒心了一下:“这样也不错,生活只要开心就好。”
看到《热血警探》公映的消息,心里着实开心了一下:“这次又会带来怎样的幽默与感动呢?”
对着电脑看了一个多小时,忽然觉得电影拍成这样也不错,看完后不会老惦记着剧中的人物。
过分优秀的警察受到排挤,下放到小地方和一个傻傻的小警察搭档,这样的故事应该是很讨巧的。于是肖恩,喔,是Angel便一脸严肃的周旋于周围的烦恼琐事中,只是身边的Edie换成了Danny。英式幽默仍然存在,例如英国版双枪老太婆;恐怖血腥依旧,例如小记者被教堂的尖顶砸穿了头。可是感动却不在了。
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真的好像一出戏,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就像angel那从来没有笑脸的严肃面孔。于是一切就在Danny的死而复生中结束了。
没有了看完《肖恩》后的惆怅,忽然觉得很轻松,不用在期待什么了,该上网就上网,该发呆还是发呆,只是会偶尔想一下:到哪个网站才能看到《Spaced》。

如果只看名字,《热血警探》,你会觉得这是一部无聊的警匪片。但看导演,拍过最好看的僵尸片《僵尸肖恩》。他类似于早年的彭浩翔(如今的彭导已不能与人家同日而语),属于“怪才导演”那一类。这个叫埃德加•赖特的导演毫无保留地释放出自己全部的才华,再加上另一个怪胎西蒙•佩吉助阵,注定了《热血警探》是一部让你一不小心就会爽过头的好电影。
我不得不承认,有一些电影是可以让人兴奋的。《热血警探》就是这样的电影。从剪辑、画面构图、音效上来说,它的风格十分现代,而且演员的表演也有些夸张,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好看。
它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说一个伦敦的警察,因为过于优秀,被排挤到一个小镇上工作。这个小镇十分怪异,警察几乎都是饭桶。后来发生了几起命案,小镇的警察都认为是意外,只有伦敦来的警察认为是谋杀,他展开了调查,发现了一个惊天大阴谋。
我不能将谜底说破,否则你去看的时候,就会觉得索然无味。影片第一个镜头是那个太优秀的警察一本正经地走来,一张严肃得让人想笑的脸占据了整个画面。第一个镜头对一部电影很重要,就好比小说的第一段,诗歌的第一句,如果做得好,就能奠定整部作品的风格。这个镜头就做得非常好,一下子把主角推给了观众,很直接,很干脆。然后就介绍他是一个多么多么优秀的警察,让观众的思维完全跟随着主角的命运而运转。
影片的另一个主角,是小镇上的胖警察,很可爱的一个胖子,他是个影迷,家里藏碟甚丰。他最爱看的就是警匪片,想当一个英雄。但他的智商实在太低,和伦敦的警察相比,他简直就是一个痴呆。他唯一的优点就是重友情,把伦敦的警察当成自己的最好的朋友,最后还为他挡了一颗子弹。
这部电影我看了很长时间,因为总有人打扰,中间几乎隔了两个星期。开头的部分,我几乎看了三遍。随着情节越来越曲折,然后突然真相大白,就在我认为没戏了的时候,最爽的时刻到来了。伦敦的警察单挑小镇的所有居民。和《僵尸肖恩》一样,这个电影也是让集体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中,只有主人公是清醒的,但他的出境却是危险的。当看到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威武地拿着猎枪射击的时候,我简直要爽死了,然后伦敦的警察一脚踢到老太太脸上,踢得她满脸是血——这些镜头怎么能让人不为之震撼。
伦敦的警察全身武装,骑着大马走在小镇的街道上。所有看上去很平常的人都成了杀手。店里的老板,骑自行车的姑娘,楼上的居家妇女,街上遛弯的老人,这些人都有枪,打起来一点都不含糊。那些看上去很普通的人一下子都变成了杀手,这是一件让人多么兴奋的事。
我随时都能看到导演对CULT风格的热爱,他毕竟是拍CULT片出名的嘛。胖警察表演扎自己的眼睛,血流了一脸,实际上是番茄酱;被斩首的人躺在马路上,脑袋和身子分了家;小报记者被教堂的尖顶砸死,鲜血喷了警察一身;超市经理的下巴被教堂模型的尖顶刺穿,他能说话。
这是一部让人越看越爽的电影,我不否认对它的喜爱,如果以后能找到更好的版本,我还要再看一遍。对了,看完这个电影后,我不由得想起了韩国电影《杀人的记忆》。前者让我越看越爽,后者让我越看越害怕,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都是那么强烈,让我无法拒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