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岛》的海内外评分都不到7分?对于一部拍成了战争电影的怪兽电影,这个评价笔者是显然不认同的。

在观看刚刚上映的《金刚:骷髅岛》之前,你必须知道的是,即使这部电影里面有年轻的奥斯卡影后布丽·拉尔森,甚至有宇宙无敌大景甜,但这部电影和2005年的《金刚》的主打方向完全不一样,别说金刚为了心爱的女人在帝国大厦楼顶打飞机的人兽恋了,人与人之间都没擦出多少火花来——这是一部标准的怪兽爆米花电影,这部电影里的金刚不打飞机不撩妹,专心杀怪不喊累。

前不久《环太平洋2》的预告首发,舆论好坏参半,不过更耐人寻味了的是随后传出了《环太平洋》宇宙要与传奇的怪兽宇宙世界观进行联动的消息。在人们纷纷议论景甜电影宇宙的扩张的同时,章子怡也晒出了其参演《哥斯拉2》的片场照。作为探讨《骷髅岛》内容的一个楔子,这里笔者先对《哥斯拉1》和《骷髅岛》所属的全新怪兽电影宇宙谈一点认识。

图片 1

怪兽电影宇宙的每部作品几乎都拍出了新意,都在类型电影框架下大玩类型突破,强调顶级商业制作混合作者电影气质的必要性,比当下新瓶装旧酒的超级英雄IP更具探讨价值。《哥斯拉1》作为加里斯·爱德华斯的处女大预算长片作,其在影片中延续了自己的成名低成本长片科幻电影《怪兽》的风格,即溯源低成本恐怖电影。到了乔丹·沃格特-罗伯茨的《骷髅岛》,罗伯茨更是直接玩起了怪兽电影嫁接战争电影的“把戏”,该片的美版正式海报甚至毫不遮掩地运用了由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执导的史诗级现代战争电影《现代启示录》中的经典元素。此外,由庵野秀明执导的16日版《哥斯拉》更是将以往的大炮飞机打怪兽拍成了谈判桌上打怪兽,成功地将日本官场政治舞台秀搬进了传统怪兽电影,成为近年来类型电影突破类型电影框架的典范。

在漫威打造出壮观的“漫威宇宙”之后,各大电影公司都开始考虑将自己手里现有的素材整合并联动起来,即使不能凑成一个完整的电影世界观,凑成一个系列也总是好的,毕竟这样的形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让电影公司手里的牌打得更大,也打得更久。本片就是由传奇和华纳联手打造的“哥斯拉&金刚”三部曲的第一部,第二部是计划2019年上映的《哥斯拉2》,第三部则是计划2020年上映的《哥斯拉大战金刚》。

抛开传统的怪兽片元素,《哥斯拉1》和《骷髅岛》两部片子看下来笔者认为这是好莱坞首次在类型电影中拔高了军人角色的地位。纵览两部片子,除开大量打怪的必须军事元素,你会发现影片的主演都几乎是军人角色,而且无一例外都有正面形象,一反传统类型电影中,以贪婪杀戮作为本性去刻画军人形象的惯例。主要角色诸如《哥斯拉1》中的海军EOD福特·布罗迪,海军航母“萨拉托加”号舰长威廉姆·斯滕斯,前SAS詹姆斯·康拉德;《骷髅岛》中的陆航突击直升机连连长普雷斯顿·帕卡德和二战美国陆军航空队的P-51飞行员汉克·马布罗。

在让金刚像奥特曼一样无怨无悔地守护人类并老老实实地去打怪兽后,《金刚:骷髅岛》的故事则明显不再那么跌宕起伏,而是非常套路化地逐步推进,很稳,但却无惊喜。

怪兽电影宇宙为什么要把重要的人类角色都设定成军人?在这部把怪兽片拍成战争片的《骷髅岛》中,你将找到答案。

图片 2

《骷髅岛》的年代设定是笔者尤其喜欢的,对于这部电影也是尤其重要的。第一款预告发布时,几乎不用看画面,伴着英格兰节奏蓝调与摇滚乐队“The Animals”发布于1965年的歌曲《We Gotta Get out of This
Place》的调子,以及直升机桨叶与空气摩擦的声音,我知道,我们回到了潮湿、泥泞和血腥的丛林——越南!不过,这个年代设定其实对于非美国观众和非相关领域爱好者来说其实是不友好的(至于越南观众,因为影片的视点是美国人,暂时不算入列),越南战争无法像二战一样刺激到大众的G点。但实际上,越南战争在更深层次的意义上却又恰恰适合本片的发挥。

可惜的是,《金刚:骷髅岛》的故事其实是有不错的立意点的。登上骷髅岛后,兵分两路的两只小分队截然不同的行事态度,金刚和岛上土著的存在,其背后都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内容,但最后却都被很符号化地处理了。两波人马有点像所谓鹰派和鸽派的老套设定,以塞缪尔·杰克逊饰演的帕卡德上校为首的野战小队,是标准的军事化作风。影片对这一对人马的描绘,极具风格化,甚至有了一些《现代启示录》的影子。帕卡德上校是天生的军人,也习惯了用战争的思维看待事物,我们可以看到在影片的开端,面对美国主动撤离越南战场,士兵们皆大欢喜,只有帕卡德略显落寞。这让我想起了《复仇者联盟2》中,奥创嘲讽美国队长“假装自己没有战争也可以活下去”,和结尾的时候美国队长看了一眼复仇者大本营,淡淡地说了句“I’m
home”。你说帕卡德上校天生好战也好,说人类的战争愚蠢也罢,事实上战争就是有这样改变一个人的力量。站在帕卡德上校的角度,剿灭金刚是无可厚非之举,毕竟它不仅仅是潜在的威胁,而且已经是让帕卡德的部队死伤惨重了,无论是从复仇的角度,还是先下手为强的角度来说,都有杀死金刚的必要。其实我们深入地想一下,在人类的历史上,一半的战争是为了抢夺资源而发生,还有一半的战争则是来源于对未知世界的戒心和恐惧,当他们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举起了枪,黑暗森林法则并不只存在无垠的宇宙当中。


图片 3

家国卫士变身战争狂人

夕阳下的“机械蝗群”飞舞的这个经典画面已经成为整个越战甚至是60-70年代美国的形象代言,电影也着力体现越南战争中大规模运用直升机作战的特点。于是,我们的军人主角登场了。1973年,《巴黎合约》签订,岘港基地的机库里,陆军飞行单位的官兵们有说有笑地打着牌,等待归乡的日子,但数月前的他们却挣扎在生死与天地之间。片中对于塞缪尔·杰克逊饰演的帕卡德这个角色的引入是做了巧妙处理的。第一处,他举着酒瓶俯视整个机库,明显与厌战的普通官兵不同,作为职业军人,他依旧怀恋战场,借酒浇愁的他显然无法接受战争即将结束的事实。其与普通官兵的对比感非常强烈。第二处,帕卡德顿询问手下干将查普曼战后的打算,查普曼表示将成为一名民航飞行员,凝视着自己的战斗奖章的帕卡德对于查普曼退出军队的打算并不开心,这里也暗示了帕卡德并未走出战争。第三处,一个镜头展示了帕卡德和约翰逊总统的合影。作为肯尼迪的继任者,林登·约翰逊一方面是将越南战争扩大化,一个职业军人很难拒绝战争的“诱惑”;另一方面,他在1964年签署的民权法案对于帕卡德这个黑人,具有更重要的意义,这个法案以白纸黑字的形式从国家层面消除了种族歧视。不管越南战争是否正义,至少从帕卡德的个人层面,获得平权后参军报国是很自然的。此时的帕卡德其实是以一个家国卫士的形象出现的。

帕卡德的性格转变并不是偶然,而且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他和陆航老兵马布罗争论是否杀掉金刚,其坚持要杀掉,但马布罗与众人认为杀掉金刚是在破坏骷髅岛的物种平衡。在帕卡德的下一句台词前可以理解这种行径,他是为了自己的属下复仇。但他接过科考队员的话,认为杀掉金刚破坏岛上平衡后,冒出再多的怪兽杀掉就是之后,他的狂人属性已经展现开来。在众多越战电影中,“战争狂人”的属性渲染其实一直很普遍,例如《越战创伤》、《全金属外壳》和《现代启示录》,对越战,这场冷战中规模最高的一场热战的正义和非正义之争,是美国目前牵涉进的所有战争中最多的。正如前文所提到的,电影之所以设定为越战背景,就是看中了大众对这场第一次被电视直播的战争拥有更广的诠释权。帕卡德的转变和最后的结果实际上是本片对越战诠释的具象化,本片的主创认为越战是一场非正义且漫无目的的战争,诸如帕卡德的忠君爱国式军人都会以悲剧收场。他们有勇有谋,但败在指挥他们的那群玩弄政治的邪恶高层。60-70年代的美国军队,不仅输掉了热战和在冷战中的势力均衡,也输掉了在国内的形象与声誉。

结合《哥斯拉1》,可以看出怪兽电影宇宙一直以身披制服的家国卫士和看似以战争狂人的怪兽作为探讨重心。倒在金刚身下的帕卡德,在金刚向他扑来之前,他喊出了“人才是神”。在帕卡德念出这句台词时,影片将他处理得并不绝望,目的是将他略带几分悲壮的最后形象为所有迷失掉职业信条的军人代言。是他们自己埋葬了自己。


而由“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饰演的退役特种兵康拉德和布丽·拉尔森饰演的女摄影师韦弗带领的另一只小分队,虽然大部分人手中也有枪,但团队真正地核心却是满怀探索精神的韦弗和她手中的照相机。与帕卡德充满破坏性的姿态不同,韦弗小队从一开始就是抱着一种敬畏的心态在前进。在与土著人相遇后,在与28年前意外坠落在骷髅岛的美国飞行员相遇后,他们更加能够用包容和友好的姿态去感受这篇陌生而神奇的徒弟,甚至到最后还会调转枪头制止帕卡德小队围杀金刚的行动,最后也理所当然地得到了金刚不遗余力的回报。在韦弗的团队里,康拉德是一位已经看透战争并想远离战争的军人,而余下的几位都是科学家,他们的智慧让他们在真正认识金刚的同时,也认识到人类与金刚之间自然有大自然的法则维系着的关系,而绝不是你死我活绝境。韦弗在月光下轻抚金刚和金刚拼命救护韦弗的画面,不带一点05版《金刚》中“美女与野兽”的味道,而是两个陌生的存在逐渐相互靠近、相互理解的美妙感受。确实,当人类遭遇未知的事物的时候,也许举起相机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