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的时候选了一门《西方法律思想史》,这门课在法学院是选修课,教课的是一个清瘦的女老师,因此只有十几个人选了这门课,大家课上也就刷刷网页,玩玩手机。毕竟无论是柏拉图还是卢梭,都略显遥远。
学期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个人大代表选举,学院里有个选举点,印象中是五选三,由于班长再三催促人人都要去投票,我便在上课前匆匆去填了选票,五个人都不认识,我便选了前三个人。
到了教室,《西方法律思想史》的老师走了进来,脸色阴沉,她说她念书的时候,法学院里天天讨论的都是民主自由,国家大事。后来来法学院教书时也参加过这样的人大代表选举,那时候至少门口还挂着各个竞选人的背景资料,这次去看,居然连资料都没有,就光秃秃的选票……
她说的时候我还不以为意地盯着手机刷新闻,突然发觉没声音了,慌忙抬起头来——
就看到她削瘦的肩倚在黑板上,泣不成声。
直到今天,我仍旧说不清这门《西方法律思想史》到底讲了什么,但我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她的画面。

11月8日上午8点,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方汉奇教授来到世纪馆,第一个将选票投进选票箱中。当天在这里进行的是第十四届海淀区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换届选举中国人民大学选区选举,世纪馆北广场花团锦簇,两个大红灯笼高挂空中,前来投票的人中既有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老人,也有充满朝气和活力的人大学生。

在那一刻我突然就明白了,民主对于一个法律人的意义。

当年的佛山小悦悦事件发生后不久,我们的犯罪学老师问我们:如果在场的是你们,会救她的举个手,我们是系里的几个班一起上课,大概两百号人没有一个举手的。

其实这在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作去个性化,一个人置身于一群人的时候,他的自我意识降低,道德水平也随之下降,在我们两百多号人中,肯定有人心里有想救的,只是基于原因没有表达。

没想到的是那个老师,一摔书说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学生!然后就回了办公室。我们几个班委去办公室想调解一下,才发现他居然哭了。事后很多人跟我说觉得他很作,一个大男人因为这种事情而哭实在太矫情之类的。

可是当我看到这个之前的人民警察,一个光头东北老爷们哭成这样,我心里一酸。我明白他为什么哭,我们马上将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新一代的法律人,可是他看到的却是一群去个性化的人们,隐藏在人群之后懦弱而无声。

2006级商学院的丁同学一大早就和班上同学一起来到了设在世纪馆北厅的投票点,她首先来到商学院的签到处报到,然后走到大厅中央的投票箱投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选票。
“以前从课本上看到的选举权终于变成了现实,第一次行使自己的权利感觉很兴奋,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丁同学一脸自豪。
“我希望自己的投票能够真正发挥作用,选出来的代表能够多从我们学生的角度出发,为进一步改善我们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发挥作用。”

上午9点20,人大法学院刑法教研室第一任主任鲁风教授在学生的搀扶下也来到了世纪馆投票。85岁高龄的鲁风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行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她说:“我很高兴看到这个选区的候选人都是教育界的人士,现在社会对教育越来越重视了,更加关注年轻人的培养,大家更加具备创新意识和关注公益事业。”

上午9时许,校领导先后来到世纪馆投票。纪宝成校长在投票后接受采访时说:“选举人大代表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是每个选民的责任,要共同努力做好选举工作。”他对人大学生提出了自己的希望:“人民大学是人民的大学,我们的学子要充分认识和履行自己的权利。”

据了解,中国人民大学选区有两万多选民,在广大选民提名推荐、广泛参与的基础上,通过民主协商,反复酝酿,最终产生4名正式代表候选人,分别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信息资源管理学院教师刘越男、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何平、理学院化学系副教授秦玉。

中国人民大学选举办公室副主任杨幼波老师介绍说,人民大学选区设有八个选举站,分别设在世纪馆北大厅、八百人大教室、人大附中、人大附小、铁一号、世纪城远大园、世纪城时雨园、回龙观龙腾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