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寻找存在的意义”的故事。

机甲,钢铁,荒原上的野兽。

Joe,无名的野狗,以打假拳为生。

在这六平方米的拳击擂台上,拳手们在刀尖上共舞。

勇利,孤傲的冠军,为对自己有恩的白都效力,并不是为自己而活。

出拳,倒地,仅此而已。

故事的开始,两位主角都在迷茫地活着。


拳击的意义是什么?是获得冠军吗?不是。拳击的意义,在于对抗,在于一次次地跌倒,再一次次地站起来,在于达到自身极限后,突破自我的畅快。不仅是拳击,任何体育运动的本质,都在于“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超越自己。而对于拳手而言,需要对手的存在,才能实现自身的超越——拳击手是无法独自起舞的。

回想一下2018年4月的番剧放送内容:命运石之门0、我的英雄学院第三季、女神异闻录5、食戟之灵、鲁邦三世、苍天之拳,以及全金属狂潮S4。除了这些,还有一众优秀作品,其中不乏人气作品的续作和拥有原作粉丝基础的漫改作品,在这些作品的映衬之下,这部用以纪念《明日之丈》开始连载50周年的原创动画显得并不出彩。

MEGALO
BOX中引入了机甲的设定。机甲是对人类机能的辅助,但从故事的立意看,作者也想借机讨论机器与人的关系。所以,Joe和勇利,不仅在寻找自身存在的意义,同时也在寻找拳手存在的意义。

不得不说,经典作品的再创作在近几年势头见长,然而很少有作品能吸引到像当年一样多的粉丝,更有许多新作连老粉丝都无法接受(剑风传奇?)。这是个令人遗憾却又无可奈何的现象:一方面对于作品的过高期待往往落空;另一方面则是时代大背景的变动,一些题材和设定就注定了作品难以吸引新观众,就连曾经如日中天的高达系列也面临着这样的困境。

站在台上的,究竟是人,还是机甲?

从这个角度来看,《MEGALO
BOX》做得相当不错,从第一话开始就有相当高的讨论度,完结一话更是相当惊艳——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理所应当的,它成了茫茫多四月番剧中的一匹黑马。

树生和他的Ace,是对这一主题的最好诠释。

《MEGALO
BOX》是一部相当独特的作品,不仅仅体现在它刻意做旧的画面上,还有富有表现力的音乐和一些不同寻常的设定——如机甲格斗和近未来的设定。总的来说,它是一部充满个性的动画,你可以看到很多作品的影子,像是红线、混沌武士、第一神拳等等,但是它独有的风格又将它从这一众作品中区分出来。

图片 1

其实,了解过创作背景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原本这部纪念作品并不是一部新设定下的原创作品,处理成这样可以说是无奈之举。《明日之丈》的知名度太高,意义太深远,怎么把这部标杆式的作品改编好实在是一个棘手的难题,不过最终,森山洋还是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图片 2

既然是以《明日之丈》为原案,《MEGALO
BOX》中的角色和设定在《明日之丈》基本都能找到原型。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主人公JOE的名字,无疑对应了矢吹丈的名字。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致敬原作的内容,这里不一一列举了。

图片 3

其实,对我来说,近未来和机甲格斗的设定都只是一层外包装,故事的内核仍是关于拳击本身。所有的事物,都是那方小小的四角台外的衍生物。就像小岛健作所说的那样:故事发生在近未来,却刻意营造了昭和氛围。

图片 4

作品的内核是粗犷而原始的,一如拳击本身。《MEGALO
BOX》用做旧的画面去表达这种野性和原始,在数码技术日趋完善的今天,努力显示出赛璐璐时代的质感,这种做法可以说有点冒险,但是最后的结果足够令人满意。只要认真去做,观众总会感觉到你的诚意。

ACE的人工智能,可以代替拳手思考,代替拳手出拳。回忆杀中,树生挑战勇利,用词也是“谁的才是最强的机甲”,而不是“最强的拳手”。如果机甲真的完全进化到完美的智能,那么,拳手是否就只是承载机甲的道具?如此先进的机甲,恐怕设计出机械躯壳,独自上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样一来,拳手存在的意义又在何处呢?

图片 5

但树生是“真货”。在与Joe一战中,他厉声呵斥助手:“ACE的判断就是我的判断。”最后一拳,他也无视了ACE的判断,以自己的意志挥拳。他不是以机甲承载者,而是以拳手的身份,堂堂正正地战败的。

这一幕有一些《阿基拉》的感觉

回到Joe和勇利的故事。勇利的出现,给了Joe存在的意义:站到冠军的舞台上,和他战斗。Joe的一路拼杀,反过来也唤醒了勇利,让他想起了心中作为MEGALO拳手的自己,而不再只是白都的工具。

《MEGALO
BOX》脱胎于《明日之丈》,可是两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囿于篇幅《MEGALO
BOX》只能把叙事的重心放在JOE和勇利的宿命之争上,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可以被观众感受到的东西,一些拳击之外的东西。例如,有关大师兄荒垣的几集。本来13集就显得相当仓促,居然用了将近两集的时间去讲荒垣的过去。窃以为,这也是作品想传达的其中一个内容:反战。从白都有希子向军方兜售机甲我们就可以看出来,战争在这片土地上仍旧蓬勃生长着。荒垣是在战争中几乎失去一切的普通人,也是在拳击擂台上被救赎的拳击手。对战争的憎恶也体现在对PTSD(
严重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的刻画上。

相关文章